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40章 老情歌
    秦放歌也是跟席晚晴边玩些暧昧和浪漫,边聊些正事的安排。

    席晚晴她们准备吃了午饭在过去国家大剧院做其他准备工作,那边的工作人员也都轻车熟路,有专门做“新闻发布会”的地方。除了国家大剧院自己发布新闻外,其他单位和组织也都可以租借来使用。

    秦放歌自己也不想过去得太早,人际交往不算他的弱项,但他还是能少参加就少去参加。

    薛敏在忙完她自己的事情后,也加入加入她们的队伍,她也发现了问题,“晚上的酒会你没打算带你的白富美小情人参加?她老爹可是有去的哦!”

    秦放歌只回答说,“酒会她去不去都没关系吧!”

    “那可不一定,前晚的酒会你也没带她,保不齐心底有意见呢!”薛敏说。

    “雪瑶要有意见的话肯定就说了啦!”秦放歌笑着说。

    “你还真是了解她呢!”薛敏酸酸的道,“不愧是你最宠爱的小情人!”

    秦放歌哈哈乐,“哈哈,大情人这是吃醋了吗?”

    “什么大情人啊!难听死了!”薛敏表示严阵抗议。

    “大宝贝?”秦放歌开始在作死的边缘试探,“还是老情人?”

    “臭流氓想死呀!晚晴,来,我们一起打他,我一个人不是他对手……”薛敏稍微有那么点自知之明,知道他的武力值不是她们能敌的。

    席晚晴只觉得好笑,“论口才我们比不过他啦!打就更打不过了。”

    “他就胜在脸皮厚,不对,是根本不要脸,我们脸皮可是很薄的!”薛敏对此深表赞同。

    秦放歌却在那回味着,“看来老情人好啊!”

    “你是嫌弃我们年纪大,比不得你小情人青春美貌对吧!”薛敏的联想力何其丰富,对他怒目相向,当然,这也是她们闺蜜几个最大的心结所在。

    “敏敏你想太多了!这只是证明我们关系密切,在一起时间也久……”秦放歌一点不慌,他处理这样的局面也是得心应手得很,“而且,我也想起一首老情歌。”

    “什么老情歌?唱来听听呀!”薛敏连忙追问道,她也没把“老情人”这样的称呼真往心里去计较。

    席晚晴也问她们有没有听过,也是因为秦放歌唱歌那是“章口就莱”的,他说的“老情歌”究竟指什么,还有点难说,是歌名就叫“老情歌”,还是老一些的情歌。

    秦放歌自己的话,也被他很多粉丝称为“情哥哥”,以及“情歌”这样的。但这里,绝对不是他自恋就对了。

    他直接就唱了,完全不用伴奏之类的,“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

    曾经苍海桑田分不了……”

    整首歌曲其实并不特别应和现在的景,他唱这两句却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也让席晚晴和薛敏心底跟猫爪一样,被他就唱这两句给搞得不上不下的。

    薛敏就强烈要求他整首歌唱完,“我们以前真没听过呢!”

    “让我先酝酿下?”秦放歌问。

    “酝酿什么啊,你不是直接就能唱的么!”薛敏自是不信他邪的,她早看穿他啦!

    席晚晴则是表示有得听就好,她倒也不苛求这样的歌曲就为她们而作,艺术总是要在现实生活之上,进行各种升华和提高的嘛!

    对秦放歌的实力,她们都是格外信任的,也才有薛敏催着他唱的话。

    秦放歌倒也不扭捏,他本来就不要脸来着,但好歹也是有讲出些诸如,“那些音乐就在那里,我只是拿出来而已”这样的话,聊作自我安慰。

    他会唱这首老情歌,也只是因为里面有“老情人”这几个字眼,就像搜索过滤一样,自动浮现出来。

    这样一首歌的演唱并不难,关键也还是看演唱者对其中情感和节奏的传达效果如何,有没有强大的感染力。

    秦放歌自己在唱这样流行歌曲的时候,其实一直都不算特别投入情感,给她们的感觉,总是有把他自己抽离歌曲之外,唱得很淡定很云淡风轻。乍一听,可能会让人觉得他似乎唱什么都一个调调的错觉。

    可席晚晴和薛敏她们自认是最懂他的人,他能唱流行歌曲就不错啦!完全让他投入情感去演绎一首歌的话,也着实太难为他这个天才男高音歌唱家了!

    平时的时候,他大都随便唱唱就行!

    他的这些歌曲,到了他的御用歌手陈瑜珊那里,就会唱出更多别样的味道来。

    他现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也是一如既往,轻吟慢唱,不缓不急,更像是用睿智老者的眼光去审视。

    “我只想唱这一首老情歌

    让回忆再涌满心头

    当时光飞逝

    已不知秋冬

    这是我唯一的线索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

    曾经苍海桑田分不了

    我只想唱这一首老情歌

    愿歌声飞到你左右

    虽然你不能和我长相守

    但求你永远在心中

    我只想唱这一首老情歌

    让往事回荡在四周

    啊事到如今已无所可求

    这是我仅有的寄托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

    曾经苍海桑田分不了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

    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

    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

    曾经苍海桑田分不了

    我只想唱这一首老情歌

    愿歌声飞到你左右

    虽然你不能和我长相守

    但求你永远在心中

    虽然你不能和我长相守

    但求你永远在心中”

    挺简单朴实的一首歌,并没有那么花里胡俏,可两女人听得却异常感动,她们觉得,这就是秦放歌对她们真实情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金沙国际娱乐场